黄板快手

时间到了晚上,大江断流完成了,蓄水完成了,在黑夜之中凛冬国左右两侧的山脉上已经悄然出现了数亿玩家,他们都是火系和水系职业。而这时候干渴已久的凛冬江总算是饱满了,只不过不是被水填满的,而是被无数的兽潮十方兽充斥,眼看这就要被填满,这时候一阵火红的光芒点燃了整座雪山,冰雪融化降下无穷的水,伴随着雪崩一起汇入到蓄水已久的超大湖泊之中。

加上大堤之前熊熊烈火的炙烤,当无穷的水压碾压下来是,凝冻的冰块土壤瞬间决堤,恐怖的水流灌入大江之中,瞬间就灌满了大江。可是令人惊奇的是如此巨大的水量竟然没有溢出江面,而且水流的速度与其说是泛滥,不如说是填满,就像是往挖空的河道里缓缓注水,非常缓慢。

在进入大江的河道前那奔腾的水流宛如一头灭世的巨兽,将整座雪山都冲刷得白净。可是当它汇入河道之后却像是被什么分流了一样,水流流速简直是天壤之别。就在凛冬江的上游打响第一枪之后,左右山脉埋伏的几亿人同时开自己的兽衍身躯,无数的火系技能从天而降落在雪山之上。如果只是几万几十万的火系技能那还真不能拿这些雪山如何,可是几亿人是何其庞大的数量啊,别说是融化冰雪大山,就算是石山土山也能烧平了。

当看到那映红了天空的火光时,两大帝国雪悠雪恒也同时整军,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招是凛冬国最后的手段了,此一招用完也该是他们接手的时候。之前他们说是不增兵边界,实际上都是暗度陈仓的借口。从他们打定主意灭亡凛冬之时就开始不断往边界派人,只不过每派去一个就下线一个,所以看起来边界是没有增兵的,实际上是都原地下线了。

而这时候所人一齐上线,只等这场大水一过便拥入凛冬一举拿下。这算盘打得可谓一个精,在这大晚上的大家也都有时间,又有夜幕的掩护正好行事。只可惜临到要动手的时候还是发生了意外,那就是被融化的雪山不光是凛冬江被阻断的那附近的四五座,而是整个凛冬国荻原州往前一直延伸到临仙州的两侧山脉所有的雪山都被融化了几层。

“凛冬国的人都SB了不成!他们那边地势最低,融了两大山脉不是要水淹自己的国家吗?”得到这个消息的两大国玩家都傻了,同时也在心中大骂。他们还等着拿下一个国家,结果现在是半步不敢动,而且还要准备好东西准备抵抗外泄到他们这边的洪水。

“这是要鱼死网破啊,不光要覆灭凛冬国自己境内所有的十方兽,还要覆灭自己,同时波及我们两国。”一众军团的人都没想到凛冬国会来这一手。

“哼!简直是痴人说梦,就算他整个国家被淹了,最后也来不到我们这里。要知道凛冬国的西边就是大海,是最低的地方。以我们两国的地势海拔,就算整个凛冬都成了蓄水池,我们也只会有边缘的些许城池被淹没,根本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

两国的联盟军团群里众人无不冷笑,这一手的确是抹除被他国灭亡的危机,可是自己却把自己捏死了,相比之下这似乎更加耻辱吧。总之既然对手选择自毙,那么他们也懒得动手,众人连番调动,把抵御兽潮的家当直接掏出三分之二用来抵御这大水,接下来等着场水退去怕是要十几天乃至几十天,到时候兽潮已经锐气大减,他们养精蓄锐足以抵抗。

就在这边调度放水的时候,秦宇等人已经回到了荻原州的横线61城的城墙上。借着左右两侧的那巨大火光,看着从雪山上奔腾而下的汹涌巨浪,很多人的心都捏了一把汗。那上千米的巨浪汹涌而来,他们唯一的防御就是面前这条深几千米的江河,这怎么看也挡不住,必定一瞬间被灌满,随后江河倒灌直接灭国。

而他们之所以担心是因为不知道此时此刻这面前宽万米的大河已经不是一条单纯的河流了,它的东侧河道壁上开了无数的巨大入口,每一个至少都是千米宽百米高,这些入口连接的通道在地下万米的地方盘庚错节一直延伸出了凛冬的国界,直入左右两国的国境地下,这大水来到之时,就是两国覆灭之日。

这就是几十亿人众志成城的能量,这么多人一其做一件事别说是挖个地,就是移山填海那都是分分钟的事。他们有免费回城,一路上还有高铁加速,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操作。看着那巨浪卷入江河之中,眼看着就要吞没61城,却被一个个巨大的旋涡直接吞走,随后就这样在凛冬江里平复,半点风浪也翻不起来了。从那山脉之中滚滚而来的兽潮也的确是滚滚而来了,只不过却是滚滚而来滚滚而去,直接被旋涡暗涌吞噬,随着大潮一起迂回在地下暗道之中。

白皙薄荷味美女午后惬意高清写真图片

那无数的通道都是往地下去的,所以它们就像是一根根巨大的血管那样不断抽着水,大江之上旋涡四起,卷起无数的十方兽一同转入了地下。过去了好一段时间,雪恒和雪悠两国还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随着那火红的天空一直持续,仿佛世界末日一样令人莫名有一种不祥之感,所有人都奇怪为什么这么久了,也没有看到大水流过荻原州。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间震动起来,一开始还只是细细地隐隐晃动,大家都以为是惊涛骇浪拍击左右山脉时巨大的力量造成的轻微地震,一直到这震动的频率一阵阵清晰,有人才觉得不太对劲。这时候各大主城都已经出现了怪事,河流的水突然间浑浊,井水倒灌,鱼儿纷纷跃出水面,地下冰层中各种雪地的冰虫纷纷破冰出雪而逃。

两国的各大军团领军都慌了,飞龙使传来的消息已经不再是凛冬国的信息,而是自家国内的怪事连连,甚至两国的怪事都如出一辙。正当所有的人一个个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突然之间大地剧烈地震颤,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什么巨力从地下重重撞击了两国的地底地基一般,紧随而来的便是那映照着满天火光的超级水柱冲天而起。

雪山那边一直在加大力度,最后秦宇甚至将一半的人都派往了左右侧的雪山。因为地势的关系,所有从雪山上下来的水百分之九十都汇入了冰原然后一起流向凛冬江,接下来这股转入地下的暗涌奔袭无数公里以后从地下五百米开始如树一样开枝散叶,然后一起冲出地面。

看着那突然间从地下冒出的无数水柱,看着那随着水柱一起如烟花一样在天空中四散从天而降的十方兽们,两国所有的玩家都呆愣住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从今天早上到现在他们一直盯着的那块肉到现在还摆在那里相安无事,反而是他们的地盘出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怪事。

大水将无数十方兽送上天空,死掉的十方兽尸体砸落下来宛如无数的陨石坠落,但凡落下不是摧毁房屋城墙便是在地上砸下一个大坑。落地之后如果还有没死的十方兽便会爬起来疯了一般四处乱蹿,紧接着便是汹涌的大水从国家的中部逼近王城的地下涌出来,根本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淹没了一大片城池。举国上下一片纷乱,这真的是世界末日。

而看着那在凛冬王都都能看到的左右几根冲天的水柱,参与并知道这整个计划的凛冬军团领军们都不由自主地向秦宇看齐,短短十多个小时,这个男人就完成了局势的逆转,从事发到如今他们也曾想过无数方法,也曾想到过用水,可是每每一想到地势的高低,即便用水也要挖渠,改变地势才能行事,可是那样一来则必然逃不过两国的耳目,因此都放弃了一些想法。

从来就没有人想到过可以走地下,以断江蓄水为掩护,用数十亿人从地下动手,十多个小时直接挖通一条四通八达直通两国地下的地底暗河,然后释放两大山脉的水灌入其中。别人用水都是水淹七军水淹几城,可是秦宇用水却是水灌两国,这是何等的惊天奇谋和英雄壮举。

此时此刻秦宇站在王城的点兵校场点将台上,在下面的是个军团中的领军人物,他们也各自都开着军团内部的共享画面和声音,此时此刻场安静。

“当此之时本该是与大家一起共襄盛举,坐看两国自食恶果自生自灭。大家都看到了,那冲天的水柱便是我们从地下挖通的河流暗涌。然而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如今我凛冬国仅剩一州之地,国库资源也在一天的防守之中消耗殆尽。如若今日我们手下留情,他日大水过后两国必来报复,到那时便是亡国之日。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诸位该当如何~”秦宇的声音抑扬顿挫掷地有声。

“举国之兵,覆灭悠恒!”

“举国之兵!覆灭悠恒!扬我国威!”

“.…….”

“.….”

安静了片刻之后有人开始呼喊口号,霎时间群情激奋军旅沸腾。

“诸君~可愿随我一同踏平冬青大地,从此世上再无悠恒!”秦宇开启所有军团的公麦振臂高呼。

“愿随将军踏平悠恒,称霸冬青!”

军上下士气振奋,所有人连夜行军传送跨过边界,这时的两国还浸泡在水中与十方兽混战,凛冬国的士兵宛如天神下凡,所到之处锐不可当城邦尽陷。但凡拿下一城便集体传送,随后蜂拥而至像四周奔袭扩散然后直奔王城。顷刻之间功城掠地,等到洪水过后,震天的厮杀之声已经逼近主城,此时此刻黎明到来,劳累的一夜的玩家们士气低糜战力低落,毫无一战之力。数十亿大军倾力而战,凛冬国的大旗插上了两国的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