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673

“主人,三大派的人上岸了。”

就在此刻,火云邪神警惕的声音响起。

牧白只能摁下了敲打闻人慕灵的心思,转身看去。

“通吃小霸王,看你往哪里跑!”

以左右长老,无量子,离恨天为首的上百人挥舞着兵刃,杀气腾腾而来,瞬间将牧白一行人团团包围住。

“我问心无愧,为什么要跑?”

牧白翻下眼皮,奶声奶气的道。

“你害死了断浪,金非,荀贺…还敢狂言问心无愧?”

左长老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左长老,这苦海渡舟,就如同八仙过海,各凭本事,同样也生死自负。”

牧白道:“方才断浪,金非,荀贺幸灾乐祸嘲讽我,更是让我们下跪,后来风水轮流转,被风刮到了我的船只之上,换位思考,你们遇到这种情况,也会大度的饶是让你下跪的敌人?”

“对啊…你们扪心自问,若方才是我们的船只侧翻了,你们会出手拯救吗?想必巴不得我们死吧?”

长相清纯靓丽美女嫩模何琬雯户外休闲写真图片

闻人慕灵反击道:“就算会出手,也是将我们拖上来,收刮我们身上携带的宝贝,然后不管生死,再一脚踹进苦海里吧?”

“你们强词狡辩。”

左长老显然不善言辞,被挤兑的咬牙切齿。

“通吃小霸王,那之前你故意用九色金莲,撞击我们无极伞如何解释?”

右长老瞳孔眯起,冷声质问。

“我们之前有过赌注,比谁先到彼岸,既然是比试的话,那沿途之中,用手段延缓敌人船只追赶的速度有什么错?”

牧白嬉笑道:“你们内心其实也恨不得用办法,将我的船的速度变慢,可惜你们做不到。”

其实牧白也知道自己有些理亏。

不过眼下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那只能死皮赖脸到底了。

若说不通的话,那最坏的结果就是打一架。

“小小年纪,想不到这般的巧舌如簧,好…这些事情暂且不论,眼下你说自己赢了,那总归得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何你们的渡阴舟速度会那么的快?”

“对,必须得解释清楚,我们不想输的不明不白。”

飞鸿派的无量子,天意宗的离恨天沉声质问。

这也是在场其他三派弟子百思不得其解之事。

因为无论按照人数,还是修为,或其他因素,牧白的船只超过他们的几率都非常之渺小。

“因为我的精神力达到了九级,这个理由足够么?”

牧白沉吟道。

“哼,这渡船一路而来,你难道都在燃烧自己的精神力不成?”

“没错,前面一天多的时间内,你一直懒洋洋的靠在船头,根本没有任何的动作,那时候你船只的速度也远远比我们快,你肯定使诈了。”

上百个三大派的弟子自然不信,纷纷出言质问。

“通吃小霸王,你这个杂碎,将我们地府的阴司当成了奴役践踏虐待,你给我们等着,等我们去阎君那里告状,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就在此刻,停靠在苦海边的那艘渡阴舟之上,腾升起一黑一白两股烟雾,显现出了黑白无常的人影轮廓来。

这对可怜的阴司,体内的阴气之前几乎被火云邪神和燕赤霞榨干了。

眼下连化形都变得万分的困难。

“小师叔祖,这黑白无常挣脱勾魂链的禁锢,跑出来了,怎么办?”

“仙童,绝对不能让黑白无常活着回去报信,否则的话,我们真正的万劫不复了。”

燕赤霞面色巨变。

特别是聂小倩和霜霜,俏脸煞白,花容失色。

他们都是倩女幽魂世界里的人类,只要在有生之年无法成仙,最终都会化作魂魄,接受地府的管辖。

如今彼此的梁子结下了。

若让阎君知道这件事,他们哪怕想转世投胎,都没有了机会。

“纵然杀了黑白无常,我们奴役他们的事,依然会传到阎王那里去,而不杀的话,至少彼此还有缓转的余地。”

之前上岸的时候,牧白已经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他本想禁锢黑白无常几天,等斩杀黑山老妖的任务完成,然后再去跟阎王道个歉,化干戈为玉帛。

毕竟阎王是地府最高的官员,若论仙道品级的话,至少达到了真仙以上的高度。

纵然牧白点燃V3的鸿蒙灯,最多也是旗鼓相当罢了。

而眼下黑白无常忽然脱困,完全打乱了牧白的计划。

“通吃小霸王,你、你竟然抓了黑白无常,将他们当成了奴役压榨,你疯了吧?”

三大派在场的所有人,均是目瞪口呆起来。

这天地之间,只有超脱的仙人,才不受地府的管辖,而纵观苍茫人世间芸芸众生,能成仙的又有几人?

所以,在三大派所有人马的眼里,对地府的阴司,都抱着三分敬畏的。

而今!

牧白竟然胆将黑白无常当成了度过苦海的工具。

这简直是胆大包天之极,也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思维逻辑。

“我奴役黑白无常关你们屁事,如今我这边赢了,交出乌龙环,风火令,冲霄扇吧。”

牧白摊开手,奶声奶气的道。

“哼,你压榨黑白无常身上的阴气,以此提升渡阴舟的速度,这是作弊。”

“没错,我们名门正派,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用傍门佐道,卑鄙伎俩的人了,若认真的计较起来,你带头作弊,输的是你。”

“通吃小霸王,你识相的将身上所有的宝贝都交出来吧,或许这样,我们能饶过你们一群人的性命。”

天一门的左右长老,飞鸿派的无量子,天意宗的离恨天眼里浮现出强弱的杀意,桀桀冷笑起来。

“如此看来,你们这是打算食言,打算狗急跳墙咯?”

牧白瞳孔眯起,眼里杀意翻涌。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今日一句话,将你身上所有的宝贝全部交出来,否则的话,你们这几人通通都会成为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被丢弃在苦海之中,尸骨无存。”

既然撕破脸了,左右两位长老,无量子,离恨天在也没有了任何的顾忌,狞笑的说道。

“既然没得谈了,那就通通给我死吧。”

牧白眼里迸射出一股窒息的杀意,身躯如离弦之箭似得弹飞而起,悬浮在几十丈高的苍穹。

眼下他的打算也很简单,彼此已经彻底撕破脸,那就来个快刀斩乱麻,直接点燃V1鸿蒙灯,将三大派所有的人全部镇杀在苦海边,以绝后患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