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愊宝app丝瓜视频

听了这个问题闫须明笑了:“大将军,南京的兵马要来早该来了”。

王杂毛一怔之后微微点头,他们从德安顺江而下一路势如破竹直接杀到了太平府都没见南京的一兵一卒,这是为什么?害怕呗!如今的明军从军心到战斗力当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此时的南京城的那些达官贵人们正在求菩萨拜佛祖祈求义军不去攻城,哪里有胆主动迎战,他们能不开门投降就是最大的底线了。

既无后顾之忧,王杂毛便决定和对岸的官兵大干一场,但又有别的担忧就是官兵会不会不正面进攻而是偷偷从别处溜过来,对此闫须明又是一副胸有成竹:“派人在芜湖数十里的江岸线盯着便是,大军渡江一望便知,若其跑的太远登陆亦没了任何意义,义军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应战”。

于是两人一合计很快就拿出了详细的应对计划:遣人在江岸线十余里布控,十二时辰不间断盯着对岸一举一动,同时又令数千民众在芜湖城外的江岸线筑建工事,在江滩挖壕沟,陷阱,堆积尖石树枝等物,同时筑高台掩体若官兵登陆则以万箭齐发压制,又令赶制十余抛石机,用以火力加持。

王杂毛在芜湖大张旗鼓准备和对岸大干一场时,同时亦不忘遣暗探北上当涂甚至南京境内打探消息,若有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回报,而在池州府坐镇的王体中收到其情报后一边遣人给白旺送信,一边亲率五千精兵前往铜陵驰援,他和王杂毛一个心思,若是正对面和官兵硬对硬鹿死谁手不好说,但官兵若想渡江来战则绝对占不到便宜,必将收到重创。

这么大的一个功劳,绝对不能便宜了王杂毛一个人。

镜头转向南京城,芜湖长江对岸两军正在各自筹划时,常宇也没闲着,金陵的花花世界他暂时无福享受,因为他要去军营做最后的动员。

吕大器精挑细选出的两万将士此时就在金川河畔的校场等待大人物出场。

细雨霏霏延绵不绝,两万将士一眼望去黑压压的没个边际,常宇骑着他那匹黑色战马绕着校场缓缓而行,目光如刀从一个个士兵的脸上扫过,无人敢与其对视一眼。

“本督东厂常宇,奉命南下剿匪平乱,听过本督名字的人当知本督手段,没听过的也不要紧,你们很快就会见识到”常宇声如洪钟,全场寂静无声的听着。

“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如今贼患肆虐已然要兵临城下,尔等身为大明军人若还有三分血性便随本督出城杀敌守护家园,当然了跟本督出去打仗不用要喝西北风亦用吃画出来的大饼,拿的是真金白银”常宇说着一挥手,便见十余马车嘚嘚嘚而来,将士们好奇心刚起就见那些马车到了跟前,亲兵向前将雨布掀开众人忍不住惊呼起来,竟是白花花的银子。

随即哗啦声不绝,亲兵们直接将银车嫌烦,白花花的银子滚落引得将士们欢呼不已,这就是常宇想要的结果,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视觉冲击力够大。

青春少女户外柔美午后阳光清纯美女写真图片

“有欠饷的即刻补全,除此以外每人先赏银二两”话音一落,校场欢呼声彼此起伏,没听到的赶紧问发生了什么事,了解后也是嗷嗷直叫,还没打呢就给半年军饷自然兴奋了。

“战后不死的赏银十两,战死者抚恤金加倍!”常宇一嗓子过去,校场议论声欢呼声嘈杂不已,徐弘基本想示意噤声,却被常宇一个眼神止住,他需要这样的气氛。

待喧闹声稍稍平静些,常宇又道:“跟本督打仗,想败难,想死也不容易!尔等若想建功立业升官发财便跟着本督杀出去!”

这话说的极其自信,甚至有些骄傲自大,然而却也是事实,即便让人听了不舒服却无从反驳。

事实上,很多将士都听过他的威名都知道他战绩傲人,数月之间解了大明亡国之危,要知道当时很多人都觉得大明要完蛋了,可愣是被小太监力挽狂澜从阎王爷手里救了回来。

有这么一个战无不胜的人督战又有银子赚,士气立刻暴涨,一个个扯着嗓子大吼要去杀贼建功。

接下来就不需要常宇在多费口舌了,火他已经点起来了,鼓风的事自有那帮领军将领去做,其实动员激励军心这种事他早就轻车熟路了,那就是采众家之长,戚继光的军纪严明,李成梁的重奖厚赏允以荣华富贵激励,双管齐下没有搞不定的将士。

傍晚雨势稍止,常宇下令出城,两万将士在吕大器和徐弘基等的率领下分从两路分别从定淮门和清凉门出城,自是引得城中百姓议论不绝,这是要出去打仗了么?难道说贼军已经打到城外了么?

吕大器作为主帅,此行出城作战即便有常宇相助亦不敢掉以轻心,早在大兵出城前已派了数股探马在前路侦察搜集情报,又令副手金声桓率一千骑兵为先锋,在大军前方二十里。

此次出城两万兵力,骑兵仅五千余下皆为步卒,而且便是这五千骑兵徐弘基的前军都占了三千,对此吕大器兵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心里给明镜似的,不管徐弘基或者谁想玩什么心思都是徒劳,因为包括他在内所有人的将领勋贵其实都是给那个小太监打工,他虽挂督军虚名,实则一切指挥权都在他手里攥着。他让你什么时候冲,什么时候填坑你就得立刻去,犹豫片刻则会以违抗军令搞你,所以这种小算盘打着没意思也没意义。

常宇是出了名的军纪严明,而且出城前已给吕大器,徐弘基等人约法三章:不得扰民,不得抗令,畏战惧战斩!

东厂的话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刚出城徐弘基等人就发现了原本随扈小太监的黑狼营分成两队随军,明显是监督军纪,而他们几个大佬身边竟也有锦衣卫的人随行,其意不言自明。

除此之外,常宇还严令所有将领均不得乘车,即便是吕大器一把年纪了依然要骑马冒雨行军,讽刺的是……常宇自己却躺在他的专车里舒舒服服,掀开车帘看着窗外冒雨行军的大部队,脸上看不出一丝羞愧。

莲心和素净并未随行,而是留在了常延龄府上,出城的时候李慕仙说和尚和吴殳不知去了哪里,或许是不告而别,常宇则一笑置之,这俩人都是江湖奇人,来去由心他不勉强。

吴中护卫车畔盯着远处道:“大人不担心您那叔公淋出毛病来?”

常宇撇撇嘴:“若这么容易就病了,那真没必要出来行军打仗了”说着一指吴中:“你嘴巴给我严实点,出了城在军中没有长幼尊卑,只有听令行事”。

吴中耸耸肩:“那卑职问点别的,原本俺手底下还有个黑狼营还能冲锋陷阵,怎滴如今升了官却成了光棍一个了,俺这威震天下的大将军梦啥时候才能实现”。

常宇看了他一眼:“说实话做亲侍不比冲锋陷阵好么?”

吴中想了一下:“好是好,但是不如那个痛快过瘾”。

行吧,常宇点点头:“开战之后你若想上只管开口,本督随时给你拨一支兵马……想捞战功也好!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个好兵嘛”吴中看他这么说,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当将军也不耽误给大人当亲侍呀”。

“咦,你可别这么说,本督回头若是用个三品武将当亲侍能被吐沫星给淹死”常宇撇撇嘴:“哪敢劳吴大将军大驾呀”。

嘿嘿嘿,吴中忍不住大笑:“说的倒也是个理呀,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你又怎么滴”常宇翻个白眼,吴中赶紧道:“那个时候见了大人还得行礼呀,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