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的女主角

荣音瞳孔针缩,猛地朝段寒霆看过去。

段寒霆见她变了脸色,一双还泛着微红的桃花眼紧紧地盯着他,有些紧张,有些怀疑,甚至闪烁着几丝不自信。

他眉心一凛,抬手摸了下她的脸,“怎么了?”

荣音看着他,喉咙微梗,“方才……荣淑在厕所里面跟方家大少爷说的话,你听见了吧。”

他走进去的时候,恰好荣淑在诽谤她,她都听的一清二楚,段寒霆不可能没听到。

段寒霆不否认,淡淡的“嗯”了一声。

见他如此淡定的态度,荣音反而有些懵了,抿了下唇,“你听了那些话,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无稽之谈,有什么好问的。”

段寒霆神情淡淡,不起一丝波澜。

荣音眼圈红了一红,一张口嗓子都带了颤音,“你,就这么相信我?”

段寒霆怔了下,看着她难得流露出来的怯弱,只觉得心口蓦地疼了一下,抬起宽厚的大手按了按她的脑袋。

“傻妞,朝夕相处的枕边人我都不信,还能去相信谁?”

可爱少女初夏写真图片 与萌宠的清新画面很迷人

荣音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段寒霆被她撞了个满怀,感受到她澎湃的情绪,心下有些疑惑,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低声问道:“你向来浑不怕的,这次是在怕什么?”

“人言可畏。”

荣音老老实实地说,“以前我不怕,是因为我就自己一个人,无论谁说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的背后是你,是段家,别人对我的诋毁,会连累你的清誉和段家的声望,这是我万万不能忍的。荣淑摆明了是要搞臭我的名声,还拉着荣玉一起,她们若是出去浑说,三人成虎的,就糟了。”

段寒霆不停地抚背安慰着她,让她不要多想。

但这次,还真不是荣音多想。

韩家堂会,荣淑和方家大少爷在洗手间“为爱鼓掌”的事情不知怎的传了出去,被许多桃色小报大肆宣传,大伯和弟妹之间那些不为人齿的勾当被描绘得绘声绘色,荣淑一下子出了名,方绍伦头顶一朵绿帽子,气得一命呜呼,年还没过人就走了,方家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备受打击,一夜之间老了数岁。

老两口禁不住外面的闲言碎语,带着小儿子的棺椁回了西安老家。

方家大少被舆.论所迫,纳了弟媳,也就是荣淑为妾,并收养了侄儿方廷,总算是挽回了几分舆.论,保住了目前的官位。

只是荣淑的名声,臭了。

不止她的臭了,荣玉不知道因何去望月歌舞厅做起了舞女,因为一晚上连着招待了三位男客人继而在圈子里名声大噪,原本荣家三小姐的名号并不响亮,可她为自己娶了个艺名“容茵”,撞了少帅夫人“荣音”的名讳,继而被人扒出说她是少帅夫人荣音的三姐,舞女“容茵”在北平很快便一炮而红。

年前京圈传的最热闹的便属“荣家三姐妹”,说这三姐妹各有姿色,只可惜一个是贵妇两个是荡.妇。

有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又有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总之荣音莫名其妙跟着两个姐姐火了一把,一下子成了京城红人儿。

书房里,“啪”的一声脆响。

段寒霆将手中的报纸摔在书桌上,沉寒着一张脸,冷冷下令,“这几个桃色小报,都给我抄掉,编写文案的这些个,通通逮了。”

“是!”阿力早就等不及了,扭头就带着兵提着枪出了门。

荣音刚从院里出来,披着一个白色的斗篷,手捧着一个暖炉缓缓而至,“这么大的阵仗,去哪儿?”

阿力脸上忿忿,“给您出气去!夫人等着,我这就带着兄弟们把那几个胆大包天的小报社给一窝端了,看他们还敢胡言乱语!”

“走!”他提着枪,气势汹汹地就要冲出去。

“等等。”

荣音拦住了他们,凉凉地抬起眼皮,“你们就这么不由分说地去抓人,和土匪有什么两样?”

“夫人……”

荣音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淡淡道:“外面的人就等着抓我们的把柄,到处都在看段公馆的笑话,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得住气。听我的,别去。”

阿力一愣,“可是少帅……”

“我来跟他说。”

荣音安抚了众人,迈上台阶,轻轻推开了书房的门。

段寒霆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还是熟悉的三炮台,他点燃的动作娴熟又潇洒,淡淡的白烟在他的鼻间徐徐溢出,衬得一双眼睛明明灭灭。

外面的声音他听到了,见荣音进来,他微眯了下眼睛,缓缓抬起了头,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声音异常温和。

“刮着风呢,不好好在房间里呆着,怎么出来了?”

荣音淡淡一笑,“你在这边大发雷霆,吼的我在房间里都听到了,怎么呆得住。“

她走过去,刚站到他面前,就被他环住腰身,抱在了腿上。

“书房和房间离的这么远,你是有顺风耳?”

段寒霆被女人这话逗得勾了下唇,阴沉的面容总算是变得和风细雨了些。

“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荣音抬起手指,在他挺翘的鼻尖点了一下。

段寒霆看着女人俏皮的模样,心里喜欢,眼底却还是沉然一片,“为什么不让我去收拾那几家报社,给你出气?”

“唉。”

荣音轻叹口气,“都要过年了,这会儿把人抓进去,被抓的人过不好年也就罢了,是他们活该,可是他们的一家老小.便也过不好年了,弄的这么动荡,何必呢。再说,人家也没说错,事情都是荣淑和荣玉做出来的,人家不会是在抨击她们的时候顺便提了我一下,从血缘上看,我们的确是姐妹,人家没说错。”

“那也不行。”

段寒霆表情一瞬间变得阴戾起来,“他们骂荣淑和荣玉我不管,敢捎带上我的妻子,那就是自己找死。”

荣音看着他发怒,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喜欢死了这个为她出头的男人,捧着他的脸,贴上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亲,唇角挑起一个感动的笑。

“其实他们说什么,我并不是很在意,荣淑和荣玉走到今天这一步,里面有我推波助澜的结果,所以也怪不得谁。”

她并没有多恨荣淑和荣玉,上一辈的恩怨,与她们无关,阿娘的仇她不会算在她们身上,可是这十多年来,她们欺负她的仇,她不能不报。

荣淑这十年来,没有一刻停止过对她的欺负,国外那几年,她过的十分辛苦,却也是那几年的磨炼成就了现在的她,荣淑曾经甩给过她的巴掌,现如今都被她一个耳光一个耳光地还回来了,算是扯平了;至于荣玉,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企图爬上段寒霆的床,并挑唆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上一次的事情,她在气头上对荣玉处理得非常极端,虽不后悔,心里却还是有那么些不舒服,便放了她一马,没想到,她却自个儿堕落了。

“她们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都是自己作的,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段寒霆拧眉道。

荣音摇摇头,“我不同情她们,更不会对她们感到抱歉。我觉得对不住的,是你,是段家。因为我,拖累了你的名声。”

她一脸歉疚。

段寒霆眉头又深了几分,“不许这么说。”

荣音垂了下眼眸,“你不怪我,可家里人不见得。父亲是一方统帅,居高位者最看重的便是脸面,如今因为我的缘故,让段家跟着丢了脸,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对我肯定是有意见的,妈妈们对我就更不用说了。五妈妈今天找我聊天,给我出了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

段寒霆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